幸运28精准单双算法 > 电信产业 >

武汉邮科院与电信科研院合并重组在即 三七互娱“变形记

2018-09-12 06:16

  吴氏家族(吴绪顺、吴卫红、吴卫东)耗时近二十年,将芜湖顺荣三七互娱002555)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七互娱”,002555.SZ)成功送至资本市场并转型为汽车部件+游戏双主业之后,掌舵的意志却在减退。

  三七互娱方面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吴氏家族的系列减持行为合法合规且属于个人意愿。

  紧随股权变动而来的是否是管理层的交替呢?三七互娱人士对此并不愿置评。但有接近三七互娱的高层人士直言:“吴氏家族后续是否退出管理层并不具有实质意义。因为三七互娱的互动娱乐色彩只会越来越浓,话语权也会与日俱增。”

  固然股权层面的变动不会改变游戏主业的布局路径,但在头部效用显著的游戏市场,精于发行的三七互娱是否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呢?

  “规定吴氏家族自2018年5月24日起,通过竞价交易方式减持股份的价格不得低于20元/股,的确是有考虑到二级市场上投资者的情绪。”三七互娱表示。

  自吴氏家族所持限售股份于2017年12月29日可上市流通之后,三七互娱也迎来了控股股东的减持“潮”。据本报记者梳理,作为一致行动人的吴绪顺、吴卫红、吴卫东三人于2018年上半年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前后12次减持三七互娱,累计减持5115万股,获利约8.50亿元。同时,吴氏家族减持价位于13.23元~18.86元区间内。三七互娱曾公告称控股股东拟减持系“自身资金需求,同时出于优化股东结构考虑”。

  “吴氏家族密集减持应该是准备手持现金,全身而退了。”持有三七互娱股票的刘君表示,吴氏家族距离“谢幕”离场只是时间问题了。

  本报记者推算,截至2018年6月28日,若吴氏家族再合计减持超过约8505.74万股,即减持比例超过公司总股本的4%,公司的控制权就将旁落至第二大股东李卫伟(持股三七互娱近4.04亿股)。

  强化吴氏家族撤场预期并不仅限于此。三七互娱的前身是成立于1995年的芜湖顺荣汽车部件股份有限公司(此前证券简称“顺荣股份”),它是吴绪顺一手创立的家族企业。汽车部件业务此前数年是顺荣股份的单一主业。

  然而,顺荣股份业绩自2011年上市便进入下行周期。尽管,顺荣股份于2014年、2015年分两次收购(上海)三七互娱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上海三七互娱”)100%的股权转型为汽车部件+游戏双主业。但其汽车部件业务主体仍是芜湖顺荣汽车部件有限公司。

  此前的2018年4月,三七互娱称,公司拟以9亿元对外公开挂牌转让芜湖顺荣汽车部件有限公司100%股权。三七互娱对此解释称,“公司综合竞争能力将得到进一步增强,聚焦以网络游戏为核心的泛娱乐产业。”但在刘君看来,这无疑是创始人离场的前兆。

  有了解三七互娱的业内人士介绍,“吴卫东虽然掌舵三七互娱,但公司双主业采取分工负责。游戏业务交由李卫伟、曾开天团队负责;汽车部件业务主要由吴卫红、吴卫东姐弟打理。”

  面对并不实际操盘游戏业的吴氏家族密集减持、出售汽车部件主业,是否引起管理团队变更等连锁反应呢?三七互娱称不予置评。

  但另有曾与三七互娱高层有交流的人士向本报记者介绍道,“李逸飞(三七互娱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曾开天(三七互娱联合创始人)、李卫伟(三七互娱副董事长兼总经理)等是年富力强的75后,作风严谨低调、勤奋专注、有激情并有理想。他们不是抱着完成业绩承诺的心态来做公司的。”

  该人士并不愿正面回应吴卫东是否无意掌舵,但其表示,“吴氏家族是否后续退出管理层并不具有实质意义。因为三七互娱的互动娱乐色彩只会越来越浓,话语权也会与日俱增。”

  本报记者注意到,自顺荣股份于2014年将上海三七互娱纳入合并范围内(证券简称随之更名为三七互娱),三七互娱的净利润始终保持着同比增长50%以上的幅度。

  同时,三七互娱的游戏产品结构重点也由此前的页游微调至手游。从推动产品结构调整的模式上看,三七互娱主要借助参控股的投资方式。

  本报记者梳理发现,自2014至今,三七互娱围绕游戏主业所做的资本运作至少有十四宗,标的资产多属于游戏研发领域。

  三七互娱称,对于与公司业务具有较强协同效应的稀缺标的,公司通常会寻求控股;对于尚未涉足或者小众的细分领域等,公司通常会寻求参股。

  本报记者注意到,三七互娱所参控股的标的,多与其有数年业务往来。以近年与三七互娱关联交易额度较大的成都朋万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朋万科技”,主营游戏研发)为例,三七互娱全资孙公司西藏泰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于2016年参股朋万科技10%股份。但有曾经任职三七互娱的孙姓人士介绍,三七互娱与朋万科技早在2014年前后便有业务往来。

  “三七互娱‘偏好’入股合作伙伴,将二者从业务合作伙伴升级成股权捆绑的利益共同体。”孙姓人士介绍称。

  业内人士介绍,这种将合作伙伴借助参控股转换成利益共同体的行为在游戏行业较为普遍。“从某种程度上说,股权捆绑就是为了便于关联交易。”孙姓人士称。

  孙姓人士认为三七互娱进行股权捆绑服务于关联交易的另一个佐证是,游戏行业的收入分成机制客观上给了三七互娱极大的股权捆绑动力。

  “若是在iOS渠道,受iOS排行榜规则约束,苹果通常会抽走三成的流水收入,剩下的七成就交由三七互娱这样的游戏发行公司与游戏开发公司进行分成,通常是三四开;在安卓渠道,渠道商通常拿走五成收入,剩下的五成收入多由发行商和开发商以二三开分成。”易观国际互娱中心分析师廖旭华介绍称,分成机制令发行公司、开发公司有共同的利益诉求,都极力想做大收入这块“蛋糕”。

  上述孙姓人士也有指出,三七互娱精于游戏发行,弱于游戏研发,借助参股产业链上游的合作伙伴,一方面可部分弥补自身研发短板,另一方面,因为标的资产于三七互娱并不陌生,参控股后能较快地释放协同效应。

  易观国际此前出具的国内游戏业务相关报告均有提及游戏市场的头部效应显著,这在游戏发行环节同样存在。另据第三方研究机构Newzoo数据显示,中国游戏市场的增长大多来自手游,手游2017年同比增速超40%。广发证券分析师王琳琳指出,游戏行业集中趋势明显,手游更明显,腾讯、网易占据千亿元手游市场的七成左右。本报记者了解到,目前美国、韩国等国际研发团队的自研游戏在中国的发行业务主要仍交由腾讯、网易负责。

  “非腾讯、网易游戏市场属于三七互娱等布局重点,这就意味着三七互娱存在发展‘天花板’;另一方面,非腾讯、网易游戏市场的头部效应同样显著,由与三七互娱营收体量、业务结构相近的十余家上市公司分食。”游戏产业时评人张书乐称,在两大巨头外的相对封闭领域的拉锯战短期内将持续并有升级态势,这也意味着三七互娱不能懈怠。

  本报记者了解到,女性向养成类游戏、二次元卡牌手游、SLG策略类游戏、仙侠类游戏等垂直细分领域也成为三七互娱挖掘游戏主业增量的另一个方向。同时,在已获得突破的东南亚、韩国之外,抢滩美国、日本等游戏吸金高地正成为三七互娱寻求主业增量的新支点。这种布局逻辑受到业内人士期待。

  但本报记者也获悉,国内游戏市场产品结构与美国等存在极大差异。以手游为例,SLG策略类游戏、休闲类游戏通常是美国游戏厂商布局重点,除了智明星通、IGG、网易、腾讯等国内少数游戏厂商推出过三国、国战类游戏,实现了布局SLG策略类游戏,三七互娱等国内游戏企业普遍侧重于RPG角色扮演游戏类游戏。同时,国外游戏玩家青睐主机类游戏、VR类等体验感更强的游戏。廖旭华介绍称,受制于国内主机游戏消费市场难成气候、主机游戏研发周期长且投资成本高等因素影响,国内游戏厂商几乎是集体性缺席主机类游戏。三七互娱等不少游戏厂商布局的VR也因技术尚不成熟,缺乏丰富的内容做支撑等,时至今日并未成气候。

  三七互娱在挖潜游戏主业之际,还借助参控股实现了布局互动视频直播、动漫、影视、优质IP、VR/AR等泛娱乐领域。

  “泛娱乐版图的愿景赖以IP为核心,实现游戏主业与其他多元业态的联动,但三七互娱在实现具有国际号召力和影响力的大IP仍有一段距离。”张书乐直言。